返回网站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上海延边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17|回复: 1

回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5-19 23: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mx2006 于 19-5-20 00:08 编辑

回 家
任茂祥

    那是1969年11月,我才17岁。
    屈指算来,离开上海到延吉县勇新公社涌泉二队插队落户已有八个多月了。此时正是长白山的初冬季节,寒意逼人。生产队刚忙过了收割、打场、入仓等农活,进入农闲时节。在东北俗称“猫冬”。集体户的同学们都想家了,大家经常聚在一起谈论回上海的事情。
    但听说“上面”有精神,要求知青在农村与贫下中农一道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不让回家。也有一说是珍宝岛战事形势吃紧不让知青回家。而且还听说沿途在龙井、朝阳川、长春等地的火车站以及大连码头,还有人拦截上海知青,一经发现一律送回生产队。
    涌泉大队的其它生产队就有知青在到达大连被发现后送回生产队的。
    尽管知青回家的形势如此紧张,但仍然阻挡不住大家回家的愿望和步伐。为了在回家的路上不被人看出来是上海知青,我们几个同学集思广益。第一不要一起走,要分别行动,目标小一点;第二尽量少拿行李,路上可以灵活一点;第三最好找旧一点的衣服穿,千万不能穿离开上海时统一发的上海知青标志性服装—军绿色大衣,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
    涌泉二队距离公路大概有200米左右,公路上每天有一班从龙井镇到勇新(有时候到白金)的往返班车。班车到达涌泉的时间,来时一般在上午九十点钟,返回时一般在中午十一点左右。碰到雨雪天或公路不畅,班车就没准了,甚至停运。
    为了避免误车,动身那天几个同学陪我提前一个来小时到公路边上等车,运气还算不错那天班车来了。我坐上班车后约一个小时就到龙井了。
    因为集体户的伙食实在太差了,除了生产队一年有数的那几次杀猪宰牛时能吃到肉,其余时间根本见不到荤腥。到了龙井后,我先找一个饭店改善一下伙食,吃饱喝足后才到龙井火车站去买火车票。      
    事先听说如果到售票窗口直接买到上海的火车票,售票员会盘问一番,发现有疑似上海知青的,这张火车票就不卖给你。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只能分段买。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售票窗口,说话时尽量把东北话模仿的像一点,还好,一张到长春的火车票居然买到了。
    当天下午我在龙井乘上火车,这个火车车厢看上去很陈旧,座位是用硬木条做的,据说这种车厢是满洲国时期制造的。乘了两站路就到了朝阳川下车,在朝阳川等到晚上再乘坐从图们开往长春路过朝阳川的火车,上车后一看车厢里人坐的满满的,没有空余座位,我询问了好几位座位上的乘客,都没有近处下车的。我只好一直站着,站累了就蹲下或在地上坐着瞌睡一会。就这样迷迷糊糊、疲惫不堪地度过了第一个晚上。

    第二天上午火车到了长春,出站时我心里很慌张,生怕有人认出我是上海知青把我送回去。幸好这一关没事,出站顺利通过。
    走出长春站后,我到售票处查看列车时刻表,琢磨下一段的火车票该怎么买。如果买直接到上海的火车票,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如果买到大连的火车票也不太稳妥,因为已有知青在到达大连后被发现送回生产队的先例。想来想去还是买了一张到公主岭的短途火车票。公主岭距长春约60公里,火车大概一小时路程。
    傍晚时分,我用这张短途火车票挤上了一趟从佳木斯开往济宁路过长春的火车。
    上车后,昏暗的车厢里人满为患,男人女人、老人小孩、还有大包小包把车厢塞得满满的,不要说座位了,连站的地方几乎都没有,人想走动都非常困难。乘客中听口音大都是山东人,我问了几位座客,他们都是到山海关以远的。
    我正犯愁这一夜怎么过的时候,不经意发现座位底下有人。我也找了一处座位底下的空地,不顾面子就钻了进去。那个年代出门的人带的行李都比较多,不但把车厢里的行李架摆满了,而且在座位底下也有不少行李。座位底下垃圾遍地十分肮脏,但也有好处,一是可以躺着睡觉,二是可以躲过查票的。
   
    由于路途疲劳,我躺在座位底下伴随着车轮的节奏声不一会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
    也不知道了睡了多久我突然醒了,我从座位底下爬出来,看看车窗外天还是黑乎乎的,据身边的人讲火车已经过了山海关了。我不敢再睡了,开始寻思从哪下车好。我很费劲地挤到车厢一头,查看贴在车厢壁上的火车时刻表,才知道前面不远就到天津了。
    我想天津是个大城市,应该有到上海的火车,我临时决定在天津下车。
    大概凌晨四点多钟火车到了天津站,因为我手里的车票是到公主岭的,早就坐过站了,怎么出站呢?又是一个难题摆在我面前。
    这趟车在天津下车的人很多,出站口查票很严,有车票的人都陆续出站了。我没有车票心里发虚,不敢从出站口走,就到站台内的补票室打算补票。补票室的灯亮着,里面没有工作人员,补票窗口外只有我一个人在等待补票。当出站的人陆续都走光了,站台上安静了下来。
    忽然有两位铁路工作人员带着好几个人走过来,他们发现了我。其中一位铁路工作人员问我:你站那干嘛,我回答说要补票,他就叫我跟他们一起走。我跟着他们顺着站台走了三四十米便进入一幢平房,平房门里面有一条走廊,又顺着这条走廊没走几步就被领进了一间房间。
    这间房里亮着一盏白炽灯,光线暗暗的,房间的左侧靠墙有一个长条凳,右侧靠墙对放着两张写字桌,写字桌前坐着一位警察,他挨个审问每个人有关乘车和车票的情况,一边问一边用笔在一张纸上写着什么。
    在这些人里头,有一个五十多岁听口音像是广东一带的男人,他大概是火车票丢失了。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他解开裤腰带,从内裤的口袋里拿出一张劳改释放证明给警察看,原来这个人是在黑龙江刑满释放的。
    另外几个中年人有男有女好像是农民身份,也都说自己的火车票丢失了。这位警察对他们分别作出了补票处理意见,然后由两位铁路工作人员把他们都带走了。
    这些人走了以后,房间里就剩下警察和我两个人。我仔细打量了这位警察,他五十多岁,个头不高,四方脸,脸上还有点麻子。他侧着脸没理我,这下我心里可没底了。
    我坐在长条凳上胆怯的问:“警察叔叔,我怎么办啊”。
    他慢慢地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用标准的天津话问道:“你从哪(哈)上的车”,
    我说:“从汉沽上的车”,
    又问:“你到汉沽干嘛呢”,
    我说:“到亲戚家去了”。
    其实,汉沽这个地名是刚才在火车上路过时看到的,我想汉沽离天津就一两站路,如果要补票的话也没有多少钱。说完这些谎话,我心里发慌、心跳加快。
    他接着又问:“你打算去哪(哈)”,
    我说:“去上海,回家”,
    他沉思了一会儿:“你有钱吗?”,
    我说:“我有”,
    “在哪呢?拿出来看看”,他用几乎命令的口气跟我说。
    我连忙弯下腰,拉开行李袋拉链,从里面拿出一个肥皂盒,我把钱藏在了肥皂盒里,有三十多块呢。这些钱是父母寄给我回家的路费。
    他看到钱又沉思了一会儿,然后面无表情地对我说:“你走吧”。
    听到他说这句话,我先愣了一下,接着就拿起行李走出房门,顺着进来时的走廊向外走,碰巧又遇到刚才领我进来的那两位铁路工作人员,他们拽住我的胳膊,又把我带回警察的房间。
    警察看了看,不动声色地对他俩说:“这小子的车票丢了,是我让他走的”。
    然后警察对我说:“小子,出门往右拐”。
    我一边应着一边赶紧走出房间,向右顺着走廊没走几步,就看见一个大门敞开着,走出大门外面竟然是一条大马路。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我总算出站了。
    天还没亮,马路上的路灯还亮着,我的心里也敞亮了,因为我知道在天津这里不会再有人拦截上海知青了。
    我很庆幸在天津站遇上了这位好心的警察叔叔,我想他应该能看出我的知青身份,可能是出于同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不但没有罚款,也没有让我补票,而且还把我给放了。
    我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先到天津站售票处买了一张到上海的火车票,然后找了一个站前饭店,要了一个菜还喝了一点酒,酒足饭饱之后乘公交车从天津站到天津西站去候车。
    当我在天津西站登上开往上海的火车时,一颗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又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煎熬,列车终于开进了上海北站。
    经过四天三夜行程三千公里,当我那浮肿的双脚踏上故乡的土地、呼吸着故乡的空气的时候,我心情非常激动,我终于到家了。
    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那段插队后既艰辛又紧张的回家历程,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总是不能忘怀。


                            2019年5月 于北京


后记:
    回到上海后,除了在家吃闲饭、同学之间互相串门、逛马路,整日无所事事、不知所措。在上海过了五个多月空虚、无聊日子,实在待不下去了。无奈之下,于1970年4月与另外两名同学一起从上海公平路码头乘船到大连,从大连到龙井沿途转了两次火车,再从龙井乘汽车到了那个不想回、但又不得不回的涌泉二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7威望 +7 金钱 +26 贡献 +8 收起 理由
周老师 + 2 + 5 + 2 赞一个!
天池怪兽 + 2 很给力!
长白山人 + 2 赞一个!
admin + 2 + 5 + 2 赞一个!
架桥工 + 2 + 5 + 2 赞一个!
秋天到冬天 + 2 很给力!
平常心 + 1 + 5 + 2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19-5-20 20: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各位的赞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整形在线咨询 南京整形医院

联系我们 ybshzqw@163.com|小黑屋|手机版|上海延边知青网    

GMT+8, 19-8-23 00:19 , Processed in 0.29614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