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上海延边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57|回复: 2

我的朋友李敏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8-6 16: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长白山人 于 19-8-12 08:53 编辑

我的朋友-李敏贤
我的朋友-李敏贤老师离开我们已有两年多了,可他的音容笑貌还时不时出现在我脑海中。
实际上因居住分散的关系,我和李敏贤老师交往的日子并无太多,属那种素味平生的朋友。原来他下乡插队在延边和龙,我下乡插队在延边龙井。等我们先后都回到上海后,他住南翔,我住虹口。都曾因生活所迫,奔波于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
还是在多年前的3月15号,我随延边知青联谊会朋友们去奉贤海湾园祭奠已故知青活动后,回来的车上,经江克定老师介绍认识了坐在后排的李老师(敏贤,为写作简便,简称李老师)。因行车途中,不便过多交谈,所以就算相互认识了。给我的印象身材不是很高,穿着打扮朴素,白皙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不很健谈,人显得有些木讷、寡言、内向。第一次交往仅此而已。
后来,我们先后都参加了在虹口图书馆内学唱歌曲的延边知青合唱队(每周一次),这样彼此才逐渐熟悉了一些。
李老师是个“路盲”,我家住在水电路汶水东路口,到虹口图书馆最多有一站路。而李老师家住南翔镇,每周来一次来虹口都要经过辗转的交通和耗废的时间可想而知。每每他都提前近两个小时出门,赶往虹口图书馆。可他又是一位“路盲”,有两次我看见他步履蹒跚的背着略显沉重的背包在水电路汶水东路口转悠。而且是走走停停看看,我知道这位老先生肯定是不认识路了,急忙走向前去招乎,这才知道他这位出生在上海居住在南市的“原住民”对路是天生的“盲”。而他身背的书包里背的除了厚厚的歌谱外竟还有简易的方便乘坐的小矮凳,可见
.....
知道了李老师这方面的不足,后来几次知青搞活动,我都对他增加了关注。这方面他对我似乎也有所“依赖”,记得那是在徐浦大桥堍下的几次学唱歌曲活动(他已是我们合唱队的指导老师),尽管他已经独自成功的走过一次,可下了公交车后这位老先生又不认识路了,情急之下又给我来手机,我只好去车站带他。
一次我们去南通活动回上海途中,当旅游车行过长兴岛后进入隧道时,坐在后排的李老师要求停车,他有些“内急”了,可这已过“服务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司机让他强忍着,进入市区再说。可李老师偏偏是“闹肚子”,好容易挨过了黄浦江隧道后,在李老师近乎央求下,司机只好将车停在了翔殷路军工路口,放他下车,我第一反应是这位老先生还能找到路吗,随即我和妻子也跟着下车了。车开走后,李老师也不见了,我们只能在原地焦虑的等候他,生怕他又迷失走丢,直到他几分钟后回来。他说现在好多了,并劝我们先走,不要再等他。拗不过他,我详细的告诉他到军工路马路对面乘59路公交车凉城路方向,到大柏树地铁三号线站,到曹杨路站下,再转乘11号线嘉定方向并叮嘱他,到家给我来手机,才和他分手。直到晚上近七点他来电了,已经平安回到南翔家中,我们才放下悬着的心。

经多年他的好友知青家茂、仁龙两位先生介绍,李老师一生历经坎坷。由于所谓的“家庭出身”问题,折磨了半辈子。上山下乡的浩劫中,就读于南市建光中学懦弱的他和同学家茂先生同“被”志愿到延边和龙环城公社新元大队插队。后来因落实知青政策,76年他进入延边师范音乐专科学校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和龙林业局子弟中学任教。他曾担任过音乐老师,用他所学音乐知识,培养过林区职工的孩子们。他也下过岗,回上海后为养活家人甚至蹬过黄鱼车。唯一让他志豪的是他掌握了音乐知识和“炒股”,经长期在“股海”里“扑腾”他终于在南翔某老新村里的四层置下一房产(和我自述)。闲暇之余,他在家编修了李氏家谱,创作填写自编歌曲
.....
十数年中他如失群的孤雁,终于在2014年找到了延边知青联谊会这个知青家园,他热爱这个家园,热爱这个群体。当延边知青合唱队遇到困难时,他勇敢的走向前,挑起了担任指导老师的重担,从此一发身心的扑在音乐教学事业上。李老师焕发了久违的青春活力,他用所学音乐知识和实际教学的经验,凝聚着我们。并且创作了很多符合延边知青特点有延边地方特色的歌曲。在我留存的歌曲合唱薄中就有六首他创作的知青系列歌曲,其中老知青歌曲之一曾多次在知青聚会中演唱,获得了好评。几年里由于他的教学,使我们合唱队有个宽松、活泼的环境,也让队友们提高了演唱技巧。每到上音乐课时,他的举手投足间是那么的娴熟,充分体现了一位从事音乐工作多年的工作者对歌曲中每一个音符、每一段曲调情感的理解,从而赢得了合唱队员们对他的信任。2015年初,为感谢李老师的辛勤付出。合唱队的十几位队友们,相约去南翔他家中拜访了李老师及他夫人,那天的场景至今我还历历在目。
李老师是“迂腐”的。2016年初的某一天吧,李老师给我发来微信,打听场中路上某某肿瘤医院的地址。经我询问后他才告诉我喉咙出了点问题,经南翔镇医院诊断为会咽喉癌(?)建议及时入院治疗。也不知道他从那里知道场中路上这家医院的。我告诉他这家医院我虽然知道,但我没去去过,只知道是私立医院,不太靠谱。建议他抓紧时间去岳阳路上的耳鼻喉医院进一步检查治疗。他倒听从了我的建议,第二天在家人陪同下去了耳鼻喉医院检查,结果不是很乐观,医院建议他马上住院治疗还有生存希望。可也不知道他和家人是怎么想的,竟然没有采纳医生的建议,回到了南翔。李老师采取了自创的所谓保守治疗,在家里打太极拳,寄希望于太极拳来治疗这不治之症。他还经常在知青论坛里向朋友们和我个人介绍他的体会,看来他精神没有被病魔给击垮,也就放心了。可没过两三个月朋友家茂给我来电,说李老师病情恶化又住进了耳鼻喉医院,约我们几位(周老师、49、老万、元元、兴宝、海淑、好像还有刘杰)去岳阳路上的耳鼻喉医院看望李老师。某天下午,我们如约在医院门口集合,在征得他夫人介绍和同意后,我们走进他的病房。只见他已经十分的憔悴、虚弱,头颈上带着治疗器具,已经不能说话了。他浸着眼泪,艰难地拿着小画板、小画笔向我们一一问好。而我们表示了慰问、鼓励、祝福
.....我望着已经被病魔折磨数月的他,感同身受的想,这老天爷是多么的残酷于不公,李老师一生最热爱的事业就是音乐,却偏偏得了咽喉癌,问苍天,苍天无语,问大地,大地无声。
延边知青是个有凝聚力相互抱团、有爱的群体,这期间,先后有多人分多批次去医院看望他,鼓励他、祝愿他
.....
后来他在夫人陪同下去了黑龙江大兴安岭的伊春疗养,渐渐地我们失去了联系
.....可大家还是十分牵挂着他。
2017年春,李老师终于没有熬过去,被病魔夺去了生命,一朵黄花就这么凋零了,我失去了一位朋友,合唱队失去了一位才华横溢的老师
.....
如今在上海知青历史文化研究会、延边知青联谊会的关心、关怀和帮助下,李老师静静地安躺在奉贤海湾寝园中的知青灵园中。
祝朋友李敏贤老师在天之灵安息。

        
白山人    2019,8,6日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 金钱 +5 贡献 +2 收起 理由
admin + 2 + 5 + 2 写得传神、感人!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19-8-7 14: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长白山人 ;祝朋友李敏贤老师在天之灵安息。
 楼主| 发表于 19-8-7 18: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详云大哥,谢谢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整形在线咨询 南京整形医院

联系我们 ybshzqw@163.com|小黑屋|手机版|上海延边知青网    

GMT+8, 19-8-23 00:08 , Processed in 0.26463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